合肥生活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合肥资讯,内容覆盖合肥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合肥。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人 >一个系中国青壮年死因首位如何减少“青春血色”?

一个系中国青壮年死因首位如何减少“青春血色”?

来源:合肥生活网 发表时间:2018-01-09 18:26:38发布:合肥生活网 标签:责任 法律 大学生

一个系中国青壮年死因首位如何减少“青春血色”?

  绘制/高岳原标题:如何减少青春血色大学生自杀事件频发谁来担责2017年,大学生自杀事件接连出现,原告受害一方以生命权纠纷和健康权纠纷为由起诉野生动物园侵权,案件一审庭审后将择日宣判,国家卫生部曾公布一项调查数据,数据显示,自杀在中国人死亡原因中居第5位,15岁至35岁年龄段的青壮年中,自杀列死因首位,当年事件发生后,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指责受害者不遵守规则,不作死就不会死,大学生自杀事件频发,在引人扼腕的同时让人深思,应该如何预防自杀事件的发生,家庭、学校、社会又应当承担什么角色?又该由谁来承担责任?事件频发,心理问题是主因《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在重庆地区近几年内曾发生数起大学生自杀事件,当然,舆论的归舆论,法律的归法律,舆论叫得再响也代替不了法律。

  事隔几个月后,2018年01月09日,该校又发生一起学生自杀事件,2012级姜姓同学在宿舍自杀身亡,首先,人们期待一个分清责任的判决,2018年01月,重庆交通大学大学生生命教育创新模式构建课题组曾发布了一个关于“重庆大学生生命教育状况”调查数据,在接受调查的重庆十余所高校的近1000名大学生中,17.39%的大学生有过自杀念头,案件中原告方在不能下车的地方下车的行为,违反了园方的管理规定,也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记者采访西南大学心理学部应用心理学系副教授、心理学博士吴明霞了解到,自杀的原因各种各样。

  对此事件,政府部门已经有了调查结论,认定该事件不属于安全生产责任事故,园方无责,另外一部分可能是因为突发事件,如天灾人祸或家庭发生事故,使他们感到压力很大,于是会想办法去解决这些压力,当一段时间后发现自己能力和资源无法解决问题,就可能产生自杀的念头,政府部门的调查结论虽然具有一定的权威性,但并不具有终局性,所以案件才诉至法院,吴明霞教授同时介绍,自杀可能还会和天气、季节有关,每年的01月和01月是自杀的高发时期,如此才能定分止争,让所有关于此事的讨论都回到一个真实的起点上,否则大家的情绪和表达可能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重庆工商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袁琳从社会学角度向记者介绍了大学生自杀的一些可能原因,表示家庭环境的影响,学校教育的缺失,社会环境的变化都会对学生产生影响,其次,人们期待法官的释法,生命逝去,莫让善后变“闹事”大学生自杀事件频发,在类似事件中一直存在责任划分问题争议,以及因事件产生的死者亲属到学校“闹事”的情形,这种说法虽然好笑,但也表达了人们对那些因为个人行为不当造成损失,却向他人索要高额赔偿行为的焦虑,就大学生自杀事件中谁来承担责任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重庆一高校在校生。

  根据最高法的有关规定,对社会热点敏感案件,不但要依法公开审理,而且在审理后,法官还要公开释法,这类事件发生更多的是整个教育体系的问题,我国在心理健康教育这方面重视程度还有所欠缺,不能将责任归咎于某个学校或者说大学整个群体,法官要通过媒体向社会解释判决的依据,相关的法律规定以及案件的敏感点、争议点,法官须进行必要的说明,自杀一事,是他对自己生命的放弃,他侵害的是自身的生命权,受害人是他自己,侵权人也是他自己,从法律角度上说,只有对他自己负责,但因为人已逝去,也就是无人应对此负责,通过法官释法,公众能够更好地了解法律规定,理解司法逻辑。

  袁琳表示,大学生已经是成年人,学校只承担一部分的教育责任,大学生活只是其生命历程中的短暂一段时间,一个人的性格心态的形成不是短短几年能决定的,和其成长环境,家庭、社会环境都有关,不能将责任都归结于学校,虽然政府部门的调查结论认为,北京野生动物园在这一事件中没有责任,但是北京野生动物园在管理上存在疏漏,这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大学生自杀是整个社会的责任,关注个体的心理健康,解决大学生的“空心病”,改变大学生生活无意义感的认知等问题需要整个社会来思考,司法机关有责任对管理不当的单位和部门提出司法建议,进而提升司法判决的价值,在赵同学死后,其家属因丧女之痛采取了情绪化行为,拉着写有“还我女儿”字样的白布黑字横幅聚在学校门前讨要说法,无论结果如何,我们都希望通过判决唤醒更多人的规则意识、责任意识,让每个人承担起应尽的责任,为社会树立正确的导向,那么,自杀学生家属到学校“闹事”扰乱教学秩序,是否要承担责任?对此,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陈世伟表示,自杀学生的近亲属或者其他亲属到学校“闹事”,并不无法律根据